习近平:以史为镜、以史明志,知史爱党、知史爱国
李克强:更好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
乡村振兴促进法来了,农村群众将获得哪些法治“大礼包”?

见面就是买买买……除了“酒托茶托饭托”,武汉又冒出“衣托”

发布时间:2021-05-25  来源:新华网  字体大小[ ]

 假网恋、真约会,见面就是买买买……与“酒托”“茶托”和“饭托”骗局类似,多起发生在武汉,以打感情牌、搞消费诈骗的“衣托”新骗局令不少受害者痛心疾首。

  原标题:假网恋、真约会,见面就是买买买……除了“酒托茶托饭托”,武汉又冒出“衣托”

  假网恋、真约会,见面就是买买买……与“酒托”“茶托”和“饭托”骗局类似,多起发生在武汉,以打感情牌、搞消费诈骗的“衣托”新骗局令不少受害者痛心疾首。

  犯罪嫌疑人在相亲网站专找有消费能力的目标男子,假装与其谈恋爱。待“感情”稳定后,诈骗团伙派出“衣托女”与目标男子“奔现”(从线上网恋转为线下真实恋爱),使用套路让受害人到指定服装店花高价购物。事后,“衣托女”再以各种理由与受害人分手。

  令受害人难以想象的是,与自己在网上“谈情说爱”的犯罪嫌疑人竟不是见面的“衣托女”,而是陌生男性。

犯罪嫌疑人事先准备好各种美女照片

  网恋“奔现”,见面消费2万多元

  “我回家后连续4天都没联系上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湖北省十堰市王先生曾与网恋女友“奔现”,没想到短时间内就被套路走2万余元。

  回忆起这段经历,王先生说:“都是爱情冲昏了头,没想到我竟落入了别人挖好的陷阱。”

  30岁的王先生在某相亲网站发布征婚信息,随后结识一位名叫“小雪”的女子。刚开始,两人交流不多,直到2019年6月才逐渐熟络。闲聊中,该女子自称是湖北孝感人,与朋友在武汉市江汉区某商场运营一家美甲店。

  在此后的网聊中,该女子向王先生讲述了更多关于自己和家庭的“具体信息”,两人“感情”随之建立起来。

  王先生长期在外出差,社交范围窄,又到了适婚年龄,常被家人催婚,见“小雪”向自己吐露心声,感动不已。

  2019年12月,从云南出差回来的王先生与“小雪”约定在武汉见面。

  12月6日,两人在“小雪”工作的商场“奔现”。一见面,两人相谈甚欢,互相表露好感。不料,骗局从此拉开帷幕。

  简单吃完快餐后,“小雪”拉着王先生的手一同逛街,最终散步到一家服装店。进店后,“小雪”先后看中两件外套、两款包包、一只手表,并不时对王先生开玩笑说:“你看,我穿这个外套好不好看?见你父母合不合适?”

  为讨“小雪”欢心,王先生没有多虑,满口答应,支付16650元为“小雪”买下商品。作为回礼,“小雪”在店里购买一条600元的项链,亲手为王先生戴在脖子上。

  离开服装店后,两人到附近喝奶茶。“小雪”对王先生委屈地说:“我皮肤不是很好,我怕以后见到你父母,他们会嫌弃。我看中了一套化妆品,希望你能送给我……”说着,她便给王先生发来一套价值4600元的化妆品购买链接。王先生一心疼爱“小雪”,便买了下来。为表谢意,当晚“小雪”主动请王先生吃饭。

  12月8日,王先生返回十堰,之后连续多日都未联系上“女友”,这才醒悟自己被骗。

“键盘手”与受害人的聊天记录,其中不少是“专业话术”。受访者供图

  团伙作案,分工明确

  王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

  江苏的舒先生到武汉市江岸区与一名在相亲网站认识的自称为“晓蕾”的女子约会。见面后,“晓蕾”便邀请舒先生吃饭、看电影。随后,舒先生为“晓蕾”购物花掉1.5万余元。两人分开后,舒先生多次联系“晓蕾”,但她每次都以“工作忙”为由推脱。感觉被骗的舒先生到江岸区派出所报案。

  多起案件,套路雷同。民警从“晓蕾”“颖颖”等多个微信号入手调查,发现这些账号的真实使用者均是男性。民警分析,这是一起团伙作案、以婚恋为名的诈骗犯罪活动:犯罪嫌疑人在多个相亲网站冒充女性与目标男子网恋,通过在指定服装店购物、索要红包、借款等方式骗取受害人金钱。

  经过调查研判,江岸区警方集中警力,分别到江岸区、江汉区等多个涉案窝点现场展开收网行动,共抓获团伙成员45人,查获涉案电脑19台、手机73部。

  据介绍,该诈骗团伙内部分工明确,分别扮演“键盘手”“传号手”和“衣托女”等角色。“键盘手”以男性为主,在实施犯罪行为前期负责冒充年轻女性在相亲网站寻找有消费能力的单身男子,通过聊天建立感情,再以婚恋为名约受害人“奔现”。

  一旦有受害人上钩,“键盘手”会将男子信息、约会时间、地点以及历史聊天记录发给“传号手”。“传号手”负责将“键盘手”传回的消息告知老板,同时分配给“衣托女”。“衣托女”根据传回的信息,扮演成网聊对象和目标男子约会,并将受害人带至指定服装店消费,之后再将所购衣物送回,完成诈骗。

  为防止受害人事后醒悟报警,该团伙诈骗得手后并不立即“拉黑”或删除受害人,而是以多种借口不再与受害人聊天,表达两人不适合谈恋爱。

  “演技精湛”赚得“盆满钵满”

  办案民警介绍,该团伙自2019年7月“开业”,靠诈骗赚得“盆满钵满”,作案1500余起,涉案金额500余万元。

  “键盘手”刘某供述,指定服装店平时正常运营,按吊牌价打折出售商品,而对“衣托女”带来的顾客,售价则高出数倍。该团伙每次得手后,参与诈骗的“键盘手”可按诈骗金额提成40%,“衣托女”提成20%。

  刘某入伙一个多月,谈成十几名男网友,通过“衣托女”线下约会,套路受害人消费4万余元,从中获利1.6万余元。

  2020年7月,该诈骗团伙13人涉嫌诈骗罪被移送至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据检察官胡继宗介绍,涉案人员以“90后”和“00后”为主,文化程度多为初、高中学历,以婚骗作为职业。

  为扩大诈骗规模,该团伙把在武汉多地租用的住所打造成办公地,安置多台电脑供“键盘手”使用。

  “键盘手”杨某供述,事前他们会在网上搜集美女图片,虚构女性姓名,再到一些婚介网注册账号,找同城、附近和省内的男性聊天。

  为达到见面、消费的目的,他们一般会为自己虚构的女性角色塑造良好形象,并主动与目标男子谈缘分、聊结婚,借机“约会”。

  胡继宗说,为防止露出破绽,该团伙还提供专业培训,制定一整套专业话术供“键盘手”参考使用。如怎样假扮女性和目标男子聊天,如何在聊天过程中套取对方工作、爱好、家庭情况、择偶标准等资料,如何与目标男子建立“感情”,并将其约到指定地点见面等。

  如果目标男子有饮酒、吸烟的爱好,为巩固两人“感情”,“键盘手”在日常聊天中还会偶尔“关心”受害人不要过度饮酒、吸烟。

  对于一些消费能力强的目标男子,该诈骗团伙会“格外关注”。“受害人王先生开始陷入骗局的时候就被‘键盘手’做了备注,称‘这个人有钱,一定要想办法留住’。”胡继宗说。

  2020年9月,江汉区检察院将本案起诉至江汉区法院。近日,法院判决下达,该团伙头目廖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4个月,其余12名团伙成员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至2年9个月不等。(记者田中全)

中国法制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